商帮研究
宋朝,一个“全民皆商”的朝代
时间:2023-03-31 09:35:08信息来源:本站点击:463 加入收藏 】【 字体:

宋朝确实出现了不同社会群体竞相投身于商业的热潮,这些“经商买卖人”来自各个阶层、各个社会集团:宗室贵族、官僚、军人、士人、僧人、农人等等


说到宋朝的商业与商人,不能不提宋朝社会的“全民皆商”现象。当然,“全民皆商”是夸张的说法,不过宋朝确实出现了不同社会群体竞相投身于商业的热潮诚如一首宋诗所描述:“短袴长衫白苎巾,咿咿月下急推轮。洛阳路上相逢著,尽是经商买卖人。”这些“经商买卖人”来自各个阶层、各个社会集团:宗室贵族、官僚、军人、士人、僧人、农人等等。

  许多宋朝官员都加入商人之列

  按宋朝立法,任何平民都可以从事商业,惟宗室贵族、官僚不允许经商,因为他们都是食禄之人,经商即是与民争利:“朝廷所以条约官户,如租佃田宅,断卖坊场,废举货财,与众争利,比于平民,皆有常禁。但在事实上,禁约沦为一纸空文,许多宋朝官员都加入商人之列生活在北宋中叶的王安石发现,“今官大者,往往交赂遗,营资产;官小者,贩鬻乞丐,无所不为。”差不多同时代的蔡襄也说,“臣自少入仕,于今三十年矣,当时仕宦之人,粗有节义者皆以营利为耻,虽有逐锥刀之资者,莫不避人而为之,犹知耻也。今乃不然,纡朱怀金,专为商旅之业者有之;兴贩禁物茶盐香草之类,动以舟车懋迁往来,日取富足。”

宗室子弟虽是天潢贵胄,也甘为商贾事。北宋时,“诸王邸多殖产市井,日取其资”;南宋时,宗室子弟“逐什百之利,为懋迁之计,与商贾皂隶为伍”,居住在泉州的赵氏宗支,投资海外贸易者,比比皆是。

图片7.jpg 

  士子、士兵也参与货卖

  宋朝士子并非一心只知读圣贤书,有经济头脑者不知凡几。南宋时,每逢大比之年,天下士子都早早来到临安城,惟四川士子姗姗来迟,何故?原来“蜀士嗜利,多引商货押船,致留滞关津”。其实不仅四川士子如此,其他地方的读书人也都借着赴试的机会,将家乡的土特产带到京城来卖:“各乡奇巧土物,都担戴来京都货卖,买物回程”,这些赴试的士人“不下万余人,骈集都城,铺席买卖如市”。而在唐代,士与商是两个近乎绝缘的群体,商人不准参加科举,士子也耻于与商贾为伍,五品以上官员甚至“不得入市”,连市场都不可以进去。

  随船押运官物的宋朝士兵也多借纲运之机私贩商货这类记载在《宋会要辑稿》中屡见不鲜:“成都府钱帛盐货纲运,访闻押纲使臣并随船人兵,多冒带物货、私盐”;“江湖路装粮重船,多是在路买卖,违程住滞”;“押纲之人,多是请求而得,往往沿路移易官物,于所至州县收买出产物货,节次变卖,以规利息”;“诸路合发上供钱粮、金银、匹帛、杂物等纲,在路多是妄作缘故,住岸贩卖”。

图片8.jpg 

清明上河图中的商业(局部)

  农人弃耕从商,或者半耕半商便是寻常事

  盛唐时期,弃农从商是法律禁止的,唐太宗曾下诏:“民有见业农者,不得转为工贾。”但到了晚唐—两宋时期,农人弃耕从商,或者半耕半商便是寻常事了“客行野田间,比屋皆闭户。借问屋中人,尽去作商贾。”——这是唐中后期的情形;“方今天下之人,狃于工商之利,而不喜于农,惟其最愚下之人,自知其无能,然后安于田亩而不去。”——这是两宋时期的情形。

再举一个实例:南宋时的岳州,农民“自来兼作商旅,大半在外”,州政府大概为了避免田地抛荒,“欲出榜招召,务令疾速归业;如贪恋作商,不肯回归,其田权许人请射(承佃耕种)”,想收回外出经商的农人的产权。但朝廷最终没有同意,因为户部认为,“商人田产,身虽在外;家有承管,见今输送二税,难许人请射。”保护了经商农人的产权,也承认农民兼业的现实。

图片9.jpg 

  方外之人也涌入商业潮流

  就连方外之人也卷入到商业潮流中来。在岭南,依当地风俗,“市井坐估,多僧人为之,率皆致富”;在京师,位于东京汴河边的大相国寺是最大的商业交易中心之一,“每月五次开放万姓交易”,“中庭两庑可容万人,凡商旅交易,皆萃其中,四方趋京师以货物求售、转售他物者,必由于此”,在这里做买卖的生意中,便有僧人、尼姑;在成都,大慈寺也是“地居冲会,百工列肆,市声如雷”,是成都“十二月市”的重要交易平台。宋人并不认为红尘的喧嚣、市井的热闹会败坏佛家的清净,反而认为,这恰恰是人间繁华的表现:“以游观之多,而知一方之乐也;以施予之多,而知民生之给也;以兴葺之多,而知太平之久也。”

  女性经商也不少见

  宋人笔记《鸡肋编》记述了一个开茶坊的少妇:“尝泊舟严州城下,有茶肆妇人少艾,鲜衣靓妆,银钗簪花,其门户金漆雅洁,乃取寝衣铺几上,捕虱投口中,几不辍手,旁与人笑语,不为羞。”放在今日,大概率会成为网红式的“茶坊西施”。

  临安著名小吃“宋五嫂鱼羹”的创始人也是一位女子,叫宋五嫂,原本是“汴京酒家妇,善作鱼羹”,宋室南渡后,南下寓居杭州,继续卖鱼羹,因为手艺很好,“人竞市之,遂成富媪”。宋诗“九市官街新筑成,青裙贩妇步盈盈”“忆昔剪茅长桥滨,朱娘酒店相为邻”“门前健妇能招商,茗碗角铒邀人赏”,写的都是活跃于市井的女商人。还有一位宋朝诗人写了一首长诗,歌咏巾帼不让须眉的闽南商女。作者吴钩系知名文史学者,著有《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知宋:写给女儿的大宋历史》《宋:现代的拂晓时辰》《宋仁宗:共治时代》《重新发现宋朝》等。


(编辑:zhangwh)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