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入会申请
  • 浙商®
BOSS智库
刘亭:怎样念好生态致富这本“真经”?
时间:2020年05月2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刘亭:怎样念好生态致富这本“真经”?

绿色期权制,固然是柯城区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创新的一个亮点。但其中的把“货色”同权益法治化结合起来,则更具有实质性的意义。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而经济法治化的基础或前提,又是产权的明晰和保护。这个时候,政府的制度供给显得尤为重要。


怎样念好生态致富这本“真经”?
成稿于2020年5月24



说起来,“生态致富”这本“真经”早就有了。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湖州市安吉县余村调研考察时,得知村里痛下决心关停了矿山和水泥厂、探寻绿色发展、生态致富的新路子,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这是另辟蹊径、别开生面的“高明之举”。9天之后,习近平以“哲欣”的笔名,在《浙江日报》的《之江新语》栏目,发表了《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的评论。文中指出,“如果能够把这些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念,正是由此而来。究其实,早在2002年12月习近平刚来浙江,他就在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体(扩大)会议上,提出要积极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以建设“绿色浙江”为目标,以建设生态省为主要载体,努力保持人口、资源、环境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而在2003年7月的浙江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习近平更是把“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生态优势,创建生态省,打造‘绿色浙江’”,作为“八八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式提出。


刘亭:怎样念好生态致富这本“真经”?


践行“两山”理念,核心是要发展好生态经济。没有就过程而言的“也是”,生态价值就无从成功地完成转化;也就没有就结果而言的“就是”,生态致富终究会成为一句空话。只有生态经济发展起来了,老百姓分享到了这种新经济形态带来的收益,并因此改变了既有的相对贫困状态,这才能被叫作是“生态致富”。


生态经济有多种细化的业态,就像《之江新语》中点到的,有生态农业、生态旅游业、生态加工业,等等。但随着实践的发展,以农村良好生态环境和农房改造为依托的生态人居业、生态康养业,也都获得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在通信网络持续升级和5G应用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大量以文化创意、软件开发为主体的数字内容生产、数字科技研发项目,也开始在山清水秀的传统村落扎根,一大波生态文创业应运而生,欣欣向荣。


但是,生态致富仅仅是从业态创新的角度去努力,还远远不够,还需要和投融资创新相结合。之前曾去衢州市柯城区调研,接触到他们的一个“一村万树”行动的项目,很受启发和教育,于是拿来一说。


何谓“一村万树”?就是政府引导,村集体发动,带领村民充分利用乡村的边角地、废弃地、荒山地、拆违地、庭院地等“五块地”,种植适合本地土壤、气候条件的名贵树、产出收益较高的经济树、观赏价值较好的观赏树;一个村以一种树为主,村均万棵、户均10棵以上。


这件事在2017年启动时,不过是一个乡村绿化的公益性项目,同所谓“成本和获益相比较的经济”,可差得太远了。而且光有好心,未必能办得成好事——这不,一开始的树苗费就价值不菲。挖坑栽树倒是给乡民提供了一个在家里创收的机会,但是集体经济薄弱,谁来发这笔工钱啊?加上都是引入的树种,各有一套栽种成活的“门道”,若是未经培训指导,万一出了个什么幺蛾子,再把种苗钱给贴进去,那更是“倒贴的赔本买卖”了。


怎么办?办法总比困难多。不过是第二年,创新的制度安排就出来了——结合山海协作工程以及全省“千企结千村、消灭薄弱村”的专项行动,抢抓衢州成为国家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的机遇,推出绿色期权制赋能加推的“一村万树”工程。也即有意愿的企业、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包括家庭和个人等,自主对“一村万树”进行“天使投资”。就柯城区有关村集体,自愿出资认购一定数量的名贵、经济、观赏树木“资产包”或“期权单位”,并享受约定时限(譬如10年)期满后的资产处置权。


期权是指一种合约,该合约赋予持有人在某一特定日期或该日之前的任何时间,以固定价格购进或售出一种资产的权利。投资是对未来收益的预支。想要10年后在自家庭院里能栽上几株心仪的乔木,不妨今天花点小钱,让别人去种下小苗,届时凭着政府发的那本盖上公章大印的证书,去“兑现”到期该给您的譬如胸径为10公分的大树。这和风险投资还有所不同:10个项目的风险投资,有2个赚钱或许已经能把其他全部项目的投资都回收了。但这里的期权投资,可是百分百的“稳赚”。因为有农业保险兜着呢,个把未成活的苗株,都有足够的“替补队员”。


两年多来,按照“一村万树”全域绿化规划和建设总体规划统筹推进,以民办公助、股份合作、村企联合和“公司+农户”等四种模式具体实施,配套建立区乡村三级“林长”负责制,“三分种七分管”, 全区累计已种下浙江楠、榉树、香榧树等期权树苗101万余株,打造了71个示范村,盘活土地近万亩。


绿色期权制,固然是柯城区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创新的一个亮点。但其中的把“货色”同权益法治化结合起来,更具有实质性的意义。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而经济法治化的基础或前提,又是产权的明晰和保护。这个时候,政府的制度供给显得尤为重要。若是没有政府提供的期权证书,并以政府信用(包括必要时的强制力)足以保证10年后成树的完全“兑现”,那谁又会对当初那点小钱去进行追索,真打官司要回来恐怕连个诉讼费也都不够。而一旦破坏了这种信用关系,生态产品价值转化的机制必然会崩塌,生态经济之路必然被堵塞,生态致富的“真经”就再也念不下去了。


无独有偶,5月12日的《浙江日报》,还报道了衢州市开化县何田乡龙坑村“期权鱼”的故事。发展出题目,改革做文章。践行“两山理念”的创意,和绿色期权制的创新深度融合,成就了一段生态富民的佳话。若要问我怎么才能念好生态致富这本“真经”?我劝大家不妨到浙江的衢州市,实地去走一走、看一看、想一想……


(作者:佚名编辑:zhangwh)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